上海立法破解城市托育难题

2022-11-25 10:10:00 来源: 央视新闻客户端

  根据相关普查数据,我国0至6岁学前儿童共有1.13亿,这其中,0至3岁婴幼儿约4200万。如何呵护他们健康成长,更好地实现“幼有所育”?今天,上海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四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《上海市学前教育与托育服务条例》,这是国内首部包含0—6岁幼儿养育教育的地方条例。如何看待上海率先通过地方立法的方式推进工作?条例的重点和亮点是什么?想要解决哪些现实问题?今晚连线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杨振峰,共同关注:上海立法,破解城市托育难题!

  建在家门口的社区托育“宝宝屋”什么样?

  爸爸妈妈临时有事,谁来看宝宝?为了解决3周岁以下幼儿的临时托育难题,今年,上海开始试点社区托育服务,利用社区综合服务设施,建设嵌入式、标准化社区托育点“宝宝屋”,提供临时托、计时托服务。这样的“宝宝屋”在实践过程中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?能解决哪些难题?又要如何推广?

  从业人员队伍建设需要做好哪些工作?

  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 杨振峰:发展学前教育和托育服务,人是非常核心的要素。第一,要加强培训;第二,要制定行业最低的工资标准;第三,我们要建立准入的机制;第四,我们要持续激发从业人员的职业成就感;第五,要通过职称评审体系为他们搭建一个支撑和专业成长的迅捷通道。

  托育服务怎样定价?

  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 杨振峰:定价是老百姓非常关心的一点。目前,上海强调普惠公益,所以托育点收费普遍比较低。比如公办幼儿园目前参照小班标准,托班175块钱一个月。另外对于社区托育点来说,有10次免费服务,超过10次以后基本一次50块钱左右。后续这个定价机制还会采取协商的办法,通过街道、行业协会、社区、居民,建立一个有效的机制。总而言之,要建立普惠公益的机制,减少老百姓的经济负担。

  那么,如何保证儿童在托期间受到好的呵护和看护?第一是场地和设施设备要达标,第二要有专业的人来做,第三要有良好的管理制度。托育和看护服务,其核心是要保证孩子的安全和健康。这里面的安全健康一定是和专业的场地提供有关,和资源配置有关,和老师专业的视角和专业的工作以及专业的服务有关。因此我们会持续借助各种管理手段,包括利用现代化的手段来有效实现监控和人员培训的有效结合,提升托育服务质量。

  上海对学前教育与托育服务立法是想解决哪些瓶颈问题?

  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 杨振峰:从2018年开始,上海就出台了与幼儿托育有关的文件,在长期的探索实践中,我们发现目前上海在学前教育以及幼儿托育方面,确实还存在着一定的问题。比如资源布局还不够均衡、服务网络还不够完善、法制保障还不够健全。具体来讲,比如我们如何聚焦儿童的特点,解决好家庭看护与政府提供托育服务之间的关系?如何提高学前教育的质量,从而满足儿童健康需求?这些都是目前我们存在的一些瓶颈问题。

  为什么要以立法的方式推进学前教育和托育服务?

  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 杨振峰:上海从2018年开始制定了三个文件推进托育服务的有效开展。我们希望通过立法的方式把好的做法进一步固化下来,同时我们在推进管理办法的实施过程中,也发现存在着一些问题和瓶颈,所以也想借立法来进一步优化我们的学前教育和托育服务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条例具有法律的性质,我们也想通过立法来调节服务对象与服务提供者的关系,同时调节市场供给中,公办、民办、社会力量各种形态的托育服务机构和学前机构的关系,同时这也有利于调节从业人员与雇佣单位之间的关系,以此更好地保证“最柔弱的群体”接受良好的托育和教育,包括学前服务。

猜你喜欢
热点新闻
    1 1 1
  • 1 1 1 1 1
  • 1 1